需要代学学时的朋友请扫描网站上微信二维码, 或者加QQ:158775098
当前位置:代学网 > 山西交通学习网 > 正文

山西省高院发布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用工单位将承包业务违法转包、分包的,应向受伤职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薛某国诉吕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吕梁市建筑安装总公司设备安装工程处工伤行政确认案

一、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第三人):吕梁市建筑安装总公司设备安装工程处(以下简称安装工程处)。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薛某国。

一审被告:吕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吕梁人社局)。

二、基本案情

薛某国受雇于高某军,在吕梁市离石区东川河河道供热管网工程中从事施工工作。该工程系中铁十七局集团发包给安装工程处,安装工程处转包给包工头薛某照,薛某照又将工程中的钢筋制作、模型支拆部分分包给高某军,由高某军具体组织施工。2017年7月3日,江苏省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学习江苏省驾驶员培训学习,薛某国在施工过程中从板槽上坠落,造成腰椎体压缩骨折和左距骨骨折。2018年5月6日,吕梁市离石区人民法院对安装工程处与薛某国劳动争议一案作出民事判决,认定安装工程处与薛某国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该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薛某国向吕梁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2018年10月24日,吕梁市人社局作出吕人社行审工伤〔2018〕1号《不予受理决定书》。薛某国不服,提起本案诉讼。

三、裁判结果

临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及《山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职工发生工伤事故时,应由违法转包、分包的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本案中,中铁十七局集团和安装工程处均属于具有建筑资质的企业,案涉供热管网工程由中铁十七局集团发包给安装工程处,但安装工程处却将承包的工程违法转包给薛某照,部分工程又分包给高某军。受雇于高某军的薛某国,在工程上干活时因工受伤,安装工程处依法应当承担薛某国的工伤保险责任。吕梁市人社局以生效民事判决确认安装工程处与薛某国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决定对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撤销吕梁市人社局不予受理决定书,责令该局按照工伤程序对薛某国申请作出处理。

安装工程处不服,提出上诉。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般情况下,认定工伤的前提条件是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着真实劳动关系。但在特殊情形下,法律规定认定工伤不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其目的在于规范用工市场和用工关系,避免用工单位通过非法转包行为逃避工伤保险责任,有利于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本案中,薛某国在施工过程中受到事故伤害以及安装工程处非法转包承包业务的事实,已被生效民事判决所认定,故吕梁市人社局应当依法对薛某国因工受伤一事进行工伤认定。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典型意义

本案对违法转包情况下工伤认定类纠纷具有示范意义。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通常是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职工工伤的前提条件,但在用工单位违反法律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的情况下,如果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不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在此特殊情况下,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系基于法律的特别规定,是一种法定责任。本案中,安装工程处将其从中铁十七局集团处承包的工程转包给没有用工主体资格的薛某照,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及《山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属于违法转包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同时,如果安装工程处在薛某国发生事故后不承担工伤责任,相当于其从违法转包行为中获得了收益(避免了工伤保险支付义务),亦不符合“任何人不得从其违法行为中获得利益”的基本法理。一、二审法院合理运用法律解释方法,基于安装工程处违法转包的事实判决吕梁市人社局受理薛某国工伤认定申请并依法进行处理,有利于受伤职工合法权益的保护。

行政机关不履行告知义务即作出行政处罚的,不属于程序轻微违法

——郝某诉平定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案

一、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郝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平定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以下简称平定县交警大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平定县人民政府。

二、基本案情

版权保护: 本文(山西省高院发布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由代学网采集于网络,本文链接: http://www.daixue.cc/sxjtxxw/114633.html

热门文章